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签到领奖

山东001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86|回复: 0

第一豪婿林阳苏颜免费版全文阅读_2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昨天 09:18
  • 签到天数: 149 天

    [LV.7]常住居民III

    发表于 3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  “妈,三年之期到了,这三年里,我都依照您的绝笔去做了,现在全部苏家甚至半个江城,没有谁不晓得那从林家入赘过来的弃少就是个废物!”91小说的相关题目可以到网站领会下,我们是业内范畴专业的平台,您倘使有需要可以征询,相信可以帮到您,值得您的相信!


      “妈,我晓得,你之所以要我哑忍三年,是担忧我会蒙受家属人的迫害,你说过,我天赋异禀,未来必是人中龙凤,但身世欠好,无权无势,争不外那些人,一旦展暴露一些天赋,必会招来杀身之祸,所以你逼我装成一个废物。”

      “可是…妈,您并不晓得,您错了,大错特错,林家在我林阳的眼里,只是一群土鸡瓦狗!我林阳何惧一群土鸡瓦狗?”

      “林家抛弃了我,您也不希望我再回林家,我跟第一章 我不想再当废物了林家已经没有关系。明天来看您,是想告诉您,三年之期竣事,我…林阳!不想再当废物了!”

      燕京南郊的知名陵园内,林阳跪坐在一个知名墓碑前,神气淡然的将手中黄纸放入火盆内。

      “如果我三年前有现在的医术...”林阳悄悄捏紧了拳头,眼里尽是不甘。

      嘎吱!

      忽然,一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在这知名陵园内响起。

      林阳昂首望向声源,夜色下两个身影正朝这边跑来。

      一老一少,老人穿着唐装,鸡皮鹤发,但腰腹有血,明显是负了伤。少为女孩,二十左右的样子,穿着身碎花连衣裙,身段窈窕,肌肤白净,很是心爱。

      现在的她正扶持着老人狼狈的往前跑,水汪汪的秋眸尽布惧色。

      狼狈的二人发现火光旁的林阳,如获珍宝。

      “这位年老,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吧!”女孩眼角噙泪,带着哭腔道。

      “抱歉,我只是来省墓的,帮不了你!”林阳淡道,旋而点上了三炷香,对着墓碑祭拜。

      “年老,求求您了!”女孩急了。

      “安安…别折腾了,你快罢休,他们的方针是我,你先走…爷爷来垫后!”老人嘴唇苍白,虚弱说道。

      由于失血过量,他连措辞都喘息。

      “不成以爷爷,我绝不会抛弃你的!”女孩紧咬着银牙,果断说道。

      “傻孩子啊!”老人长叹一声:“这样我们谁都跑不掉!”

      女孩未尝不知?

      她紧捏着小手,再望了眼跪坐在墓碑前的林阳,认真道:“这位年老,假如你愿意带我爷爷分开这,我们夏家一定会重谢于你的,你要什么,我们都可以给你!”

      少女满怀期待的望着林阳,希望这个家伙是听过夏家的。

      但,林阳毫无反应。

      没听过吗?

      少女失望了,可她还不死心!

      “一百万!”

      间接明码标价!

      “带我爷爷走,我会留下来垫后,你是平安的,只要你照我说的做,我夏家给你一百万!”

      “安安!你走吧!爷爷这身老骨头跟他们拼了!”老人冲动说道,但说完话后腹处的伤口再溢鲜血,人不住的咳嗽。

      少女满脸泪水,不理老人,灼灼的盯着林阳。

      但是…林阳还是不为所动。

      “两百万!”少女再喊。

      情形仍然使人失望!

      少女呼吸一紧,急切连喊。

      “三百万!”

      “四百万!”

      “五百万!”

      ...

      可不管她的数字是何等的诱人,都没法感动林阳。

      他就像个木头一样。

      还有人对钱不感爱好吗?

      少女感受自己的嗓音都在颤抖。

      “别喊了!”

      终究,林阳开了腔。

      少女呼吸一滞。

      却见林阳将香插在了墓碑前,注视着知名墓碑,冷淡道:“这是我第一次给母亲省墓,麻烦你们赶紧分开,不要打搅我跟母亲措辞,好吗?”

      “可是…”少女还想说什么。

      簌簌簌簌…

      这时,麋集的脚步声响起。

      只看陵园大门处冲进来三十余名男人。

      这些男人个个凶神恶煞,手里握着尖刀,将少女与老人围了个严严实实。

      从他们的站姿来看,明显不是普通的打手,很有能够是一群国际雇佣兵。

      “夏老爷子,不要再跑了,你配合点,我们会给你一个愉快的。”为首一位光头男人握着把亮堂堂的匕首,冷冷说道。

      “你们是陆家派来的人吧?”老人眼里擦过一抹霸气与怒意:“陆家好狠!若老汉浩劫不死,定叫这丧芥蒂狂的陆家于燕京消失!”

      “砍!”

      光头男懒无暇话,大喝一声提刀劈去。

      其他人手起刀落。

      几十把亮堂堂的刀刃就这么径直对向少女与老人。

      没有半点怜悯。

      没有丝毫犹豫。

      少女与老人手无缚鸡之力,哪能对于这阵仗?

      少女吓得满面煞白,老人虽然负伤,但还是将少女拽在了死后,老眼果断,看样子是筹算跟这帮大盗拼命了。

      可他即使拼了命,又有何用?这些大盗的腰间可还是别动手枪,没把枪取出来,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。

      这就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屠杀!

      “停止!”

      在这危在旦夕之际,一个淡然之声响起。

      光头男扫了眼林阳,低喝道:“把这小我也顺道处理了,省得多此一举!”

      “好,队长!”

      旁边的人重重颔首,便转过步伐冲向林阳。

      但在靠近的瞬间,一根银针飞了进来,精准的刺进了那人的劲脖处。

      瞬息间,那人僵在原地,如雕像般转动不得。

      “什么?”

      “阿伟!你怎样了?”

      “队长,是这小我搞的鬼!这小我貌似是个练家子!”

      旁人色变。

      “碰上了个刺头!大师谨慎点,先把这小我处理掉!”

      光头男脸色凝重,提刀冲向林阳。

      但他们刚动起来,那跪坐在墓碑前的林阳再度抬手。

      他的手间似有银河活动,一枚枚灿烂的细光飞出,划留宿空,撞入这些人的体内。

      “银针?”

      老人混浊的眼蓦地一怔。

      再看光头男一众,已全数化为雕像,纹丝不动。

      每一小我的脖子处皆插着一根细如发丝的针!

      老人跟少女全数傻眼了。

      “妈,孩儿不孝,吵着您老人家了…”林阳头也不回,望着墓碑呢喃低语。

      这边的老人与少女已是惊为天人。

      “爷爷,他们这是…怎样了?”少女吞了口唾沫。

      “这难道就是银针封穴?”老人一脸震动:“我听你王爷爷说起过,但却不曾一见…”

      “王爷爷?您是指中医协会的会长,医圣王岂之?”

      “不错…”老人虚弱的说道:“你王爷爷说过,银针封穴者,皆中医大成者,假如这个小伙子真有如此本事,那他…绝非凡人呐!”

      老人感慨,但措辞之际,人又有些站不稳了。

      “爷爷,你没事吧?”

      “没事…还能撑一会儿。”老人强颜欢笑。

      少女岂能看不出,她满脸的疼爱,盯着林阳一阵,便要上前。

      “安安,你想干什么?”老人忙拽住她。

      “爷爷,既然你说这小我医术很利害,那请他脱手,必定可以救你。”

      “傻丫头,他人不希望有人打搅,你莫要再招人嫌了!”

      “可是爷爷,再这样下去,你会死的。”女孩急的要哭了。

      “富贵有命,生死在天。”老人虚弱说道。

      但话音刚落,便双眼一黑,倒了下去。

      “爷爷,爷爷!!”

      女孩发出凄厉的呼喊声,却摇不醒晕厥的老人。

      女孩失望了。

      她蓦地冲了过来,跪在了地上冲林阳哭道:“求求你了,救救我爷爷吧。”

      “你吵到我母亲了,我的耐心是有限的!”

      林阳微微侧首,声音渐冷。

      “可是,我爷爷快死了!”女孩抽泣道:“求求你脱手救救他吧…”

      女孩不竭恳求,哭声将陵园衬着的沸腾。

      “看样子我的话你是没有听清了!”

      “年老,很对不起,但我爷爷真的快不可了,假如你愿意救我爷爷,我们夏家愿意翻修陵园,愿意重新修缮伯母的墓冢,甚至我夏幽安更愿意亲身为伯母守灵三年!好欠好?”女孩梨花带雨,颤抖呼喊。

      这句话稍稍感动了下林阳。

      他回头看了眼女孩,犹豫了下,淡淡说道:“守灵就不必了,帮我把母亲的墓地翻修一下吧,也算是我尽孝了。”

      “您答应了?”

      女孩欣喜不已。

      林阳点了颔首,走到了老人的身旁,从腰间挂着的一副针袋上取下一根半寸长如发丝般的银针,尔后谨慎翼翼的刺入老人的眉心。

      瞬息间,本已昏迷曩昔的老人蓦地一个抽搐,继而嘴巴‘哇’的一声蓦地大张,狠狠的吸了口气。

      “爷爷!”女孩冲动非常。

      “你的人一个小时内到的了吗?”

      “我已经发了定位给他们,半个小时内就能到。”

      “充足了,一小时内送医院输血就没事了,假如晚了,就送殡仪馆火葬吧。”

      林阳拿起地上的行李袋,转身离去。

      “这位年老,你叫什么名字?”女孩急喊。

      但林阳已经消失于夜色傍边。

      女孩怔怔的望着林阳离去的偏向,有些出神。

      忽然,她的眼角余光像是洞悉到了什么,人微微垂头,却见墓碑的旁边掉落着一张动车票。

      她急忙走曩昔,拾起车票。

      “江城?林阳?”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手机版|小黑屋|Archiver|山东001在线 ( ICP11027147 )  

    GMT+8, 2021-1-16 03:53 , Processed in 0.134021 second(s), 25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